紧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紧线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8位基层人大代表齐聚一堂殷殷家乡情切切话创新

发布时间:2020-02-27 13:33:44 阅读: 来源:紧线器厂家

8位基层文化工作者及文化传承人人大代表齐聚一堂

殷殷家乡情 切切话创新

在云南这片聚居着26个民族的红土地上,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建设民族文化强省的步伐正在不断加快,而这正是因为有了广大文化工作者的共同努力。昨日上午,正在参加省人代会的8位来自全省各地的基层文化工作者和文化传承人代表齐聚一堂,共同交流文化建设的经验与思路,讲述基层文化工作中的酸甜苦辣。

一展歌喉风采尽显

或许是因为基层文化工作对细致耐心、多才多艺这些特质的要求,昨天的这场专题采访中的8位代表全是女性,而其中的好几位代表,也在一开场就通过各种方式展示了她们作为一名文化工作者的风采。

来自曲靖的杨美凤代表在自我介绍时显得很是紧张,“能够成为人大代表非常荣幸,也深深感到肩上的责任……”说到这里就卡了壳,而当主持人提议让她现场清唱一段滇剧时,她却很快进入了角色。“你本是春天的鲜花,美艳无双……”唱词一出口,有招有式、字正腔圆,身为滇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的“范儿”立即展现。

黄刘烨来自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1987年出生的她是今天场上的“小妹妹”,面对眼前各路记者的“长枪短炮”,一开始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然而一开口唱起壮剧,那清秀动听的声线一下子就让人相信,这不愧是曾经在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大奖赛上,面对众多专业评委一展歌喉、为代表团获奖立下一份功劳的专业演员。

而来自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的褚丽娟更是别出心裁。她接过话筒就站起身来,用一首优美的民歌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而她唱完之后所提的“其实这是一首白族民歌,为什么我一个穿着傈僳族服装的姑娘唱白族民歌呢”的问题更是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而随后的自问自答才让人感到她的精心准备:“因为我是傈僳族和白族的后裔,在我们怒江这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怒江有22个少数民族,各民族千百年来相互包容,相互依存,共同发展,形成了现在怒江民族文化的多元性、独特性。”

“我来自有中国筇竹之乡美誉的昭通市大关县”“我来自跳菜艺术之乡——南涧彝族自治县”“我们宣威的火腿和宣威小炒菜已经炒热了曲靖、炒红了昆明、炒到了北京上海”……曹玲、施增菊、余红梅等代表也纷纷为自己工作的地方打起了广告。

现场支招共话发展

当有记者问到“现在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和开展面临着什么问题”时,曹玲要过话筒,讲了一个故事。

“去年县里的演出团到了下高桥乡新场村,有好多群众冒着寒冷的天气从四面八方赶来看演出,他们说,以前没有电视,不知道什么是演出,后来有了电视看到了,但在家门口看演出至今还是第一次。”

曹玲说,大关县基层文化活动场所已经覆盖到了乡镇,并且逐渐向村级延伸,但县里演出团队力量有限,最基层的农村群众能够看到文艺活动的机会还比较少,这是现在困扰他们的一个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余红梅马上表示要分享自己的经验。她说,几年前的宣威同样面临着这个问题,文化广场、文化室、书屋等虽覆盖到了乡村,却没有发挥作用,甚至市里建起几百亩的活动广场,一开始也没有人去。文化局就把我们专业团队的人带到广场上,现场表演、临时组织,刚开始时几百人,到现在最多的时候有两万多人在那里一起跳广场舞。余红梅说,宣威市的这个“美奂山 大家乐”广场文化活动在2009年被评为全国18个特色广场文化活动之一。

“后来我们又组建起广场舞协会,靠一些业余人员培养起20多支广场舞蹈队,它们分散在城郊和乡镇的社区小广场,发挥带动作用,然后又进一步带动农村的文艺演出队。”余红梅代表认为,开展群众文化活动需要专业队伍,但不能只靠专业队伍,更重要的是发挥专业骨干的引领作用,带动群众的自发参与和组织。

文化建设还需新招

在基层从事文化工作,代表们都有许多的故事,既有幸福甜蜜的时刻,也有苦涩困惑的记忆。在访谈中,她们结合自己的这些经历为文化建设提出了许多建议。

昆明市博物馆去年12月举办的飞虎队主题展览给在该馆工作的刘晓枫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说,看到八九十岁的老人冒着冬天的寒风坐轮椅来观展,十分感动。但同时,2000件相关文物由于场地限制只能展出200多件的情况让她感到很遗憾,也正因如此,她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不再使用的巫家坝机场在开发利用时能够给文化展览留一些空间,展示云南的讲武堂、飞虎队、西南联大等为代表的革命文化、抗战文化品牌。

而让许多代表,特别是从事非遗传承工作的代表们最担心的,是非遗的“后继无人”问题。

来自蒙自市的侯梅姝说,尽管苗医药已经列入非遗名录,但目前的开发利用还比较缓慢,“我老家村里有一位老人已经80多岁了,是一位老苗医。他曾经拉着我的手说,现在这些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谁都不愿意学他的医术,我的这些宝贝草药该怎么办啊。听到他这么说,心里非常难过。”

黄刘烨说,县里的壮剧班子曾经有150多个,现在只有30多个还能正常开展活动;施增菊告诉大家,现在农村大量年轻人外出打工,村子成了空巢村,跳菜艺术没了传授的对象;而据曹玲代表介绍,因曾经为第三届中国艺术节开幕式手工制作100把芦笙而闻名天下的王杰锋老人,现在虽然芦笙卖得很好,却依然很难招到学徒……代表们表示,近年来各级政府通过各种方式对基层文化建设工作给予很多支持,例如为非遗传承人发放生活补助,协助他们的技艺打开销路等,但基层文化建设还面临着很多困难,需要多出一些新招。

记者 张寅 (云南日报)

??

》》》点击进入专题

【2013云南两会】我有话说 期盼、希望、建议、愿望……【2013云南两会】调查:你最关心的十大热点问题是什么

成都武侯军盛癫痫医院

田书萍医生

彭渝医生

岳秀霞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