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紧线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官员自杀不该被娱乐化生活

发布时间:2019-12-02 10:45:29 阅读: 来源:紧线器厂家

官员自杀不该被娱乐化

据潍坊新闻网消息,今日8时发现,中共潍坊市委常委、副市长陈白峰同志在其住地附近自缢身亡。经公安机关现场初步勘察认定,符合自身特征,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另据其亲属介绍,陈白峰同志有多年抑郁病史。(6月5日齐鲁网)

查阅资料不难发现,单是近几个月,就有多名官员自杀:重庆打黑功臣周渝、浙江奉化倒塌楼所属街道建设管理办副主任何高波、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徐业安 据《中国青年报》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以来,共有五十几名各级官员非正常死亡,官方认定为自杀的超过四成,在自杀原因当中,抑郁症等精神疾病被认为是一大诱因。

但凡一名官员自杀,都是一个生命的终结,本该让人痛惜。可现实的情况却是,总有不少网友为官员自杀拍手叫好,将一个悲剧娱乐化,陷入一种群体非理性狂欢,此时一旦有人持有异见,甚至也会遭到骂名,而官方的回应也总是遮遮掩掩,真可谓是给公众留下了一种无限的想象空间。这样一来,官员自杀的原因越是神秘,将事件娱乐化的这部分似乎就越是有底气。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说,每一位自杀的官员都是 代人受过 ,他的无辜就在于公众将对一个群体的标签化认识,全部都发泄在了当事者身上。曾有学者指出,在腐败成为一种默认值的时候,官员一旦出事,对官员的道德怀疑几乎成为了公众的一种集体无意识。官员自杀,往往被公众认定为畏罪自杀,亦或是因为牵连人数太多而 被自杀 ,即便是确实患有抑郁症等精神疾病,公众也会在大脑中将信息进行有选择性地筛选,从而在认知层面进行 纠偏 ,而当前中央反腐力度的高压态势,也给这样一种认知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由此可以洞见的一个事实是,倘若不公开官员自杀的一些具体细节信息,公众的无端猜疑也有其合理之处,毕竟自杀虽然为一种社会现象,但与官员的身份叠加在一起,却总有着不同于常人的自杀动机。比如前面提到的自杀官员何高波,据媒体报道,他在自杀前不久,被纪检部门叫去谈话谈了一天一夜,之后官方就直接认定为自杀,可到底为何自杀,却没有了下文,这又怎能不让公众想象这与楼体坍塌有何关系?

在此语境下,我们就必须要撕下官员自杀的神秘面纱,增加信息的透明度,这不仅是给当事者正名的有效手段,也是对公众知情权的尊重。当然了,大可不必认为官员自杀的信息属个人隐私,因为官员作为公共人物,需要让渡出自己的部分隐私权,公众有权利知道官员死亡的原因。退一步讲,即便是抑郁症自杀,那么其治疗情况和严重性也需要告知公众,更何况说长期患抑郁症的官员能否适合长期从政,也是值得追问的。

面对官员自杀的信息,官方总是藏着掖着,公众不可避免地会不加区别地进行猜测,进而在舆论场中发酵为集体非理性狂欢,这确实证明了舆论的非理性,但却也从另一面反证着对于公共事件信息公开的必要性。公众尽管会对一个存在非理性认知,但不得不承认当下是一个权利意识觉醒的时代,妄图通过掩盖甚至是拖延来应对公共事件,注定是走不通的,官员自杀也是公民生命的终结,确实不该被娱乐化,但前提是其不该被神秘化,因为谣言止于真相,猜疑止于事实。(张松超)

(编辑:喃喃)

线束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