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紧线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防洪工程沦为地产宜宾城投直接操盘

发布时间:2021-01-07 17:50:54 阅读: 来源:紧线器厂家

如《金融投资报》12月12日稿件《宜宾两楼盘填埋河滩违规建售》所述,金江外滩、金沙首座非法预售、排号,收取高额诚意金半年之久。

两个看似普通的楼盘,捆绑着一个不必要的防洪工程,和一个复杂的利益联盟。

在金江外滩、金沙首座售楼部,购房者只能了解到开发商分别为宜宾县金江置业有限公司和绵阳树高房地产公司。《金融投资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两个项目的背后都有个“宜宾城投”,即宜宾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宜宾县城投也是金江外滩的开发商宜宾县金江置业有限公司股东之一。

2011年6月1日上午10点,金江外滩、金沙首座项目同时开工。与其他房地产项目不同。这两个房地产项目的开工仪式,本地官方人员与媒体悉数到场,仪式承办单位是宜宾城投。

仪式与众不同,因为这两个房地产项目开工仪式,就是宜宾县滨江路综合开发建设项目启动仪式。宜宾县滨江路综合开发建设项目涉及金沙江二期防洪护岸工程,也就是宜宾县年度“一号工程”。

2009年3月6日,宜宾县人民政府、成都金江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宜宾和顺市政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以城市运营和房地产开发为主的投资型公司宜宾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拉开金沙江二期防洪护岸工程即柏溪防洪堤建设和滨江路开发的序幕。

金江外滩、金沙首座只是冰山一角。《宜宾县防洪堤暨滨江路综合开发规划总平面图》显示,滨江路综合开发项目除滨江路、市政道路(管网)、景观工程等少部分公益性基础设施项目外,其余为“住房开发”。

就在这片临江区域,金沙江二期防洪护岸工程捆绑柏溪防洪堤建设和滨江路综合开发工程,划入某地产投资公司名下的土地规模有千亩之巨,叹为观止。

目前填江工程稳步推进。宜宾县2011年政府工作报告显示:柏溪金沙江防洪护岸工程及滨江路综合开发项目全面推进,完成防洪堤填方13万立方米。

施工现场,记者看见新的防洪堤,仅仅只是以原有江堤为基准,向江滩前推一百多米,填江滩筑起,高不及老江堤一半。如宜宾县2011年政府工作报告所述:目前,二标段已经完成基础处理并填筑到了16米高;三标段已经完成深水区回填并完成90%的桩基础施工,堤坝基础已基本形成。

手续存疑:赖上防洪工程 未见长江委批文

金江外滩与金沙首座,手续不全。宜宾城投扯起金沙江二期防洪护岸工程大旗。

商品房预售,应该具备国土证、预售证等五证,且必须在售楼部公示。问及国有土地使用证,金江外滩售楼部人员称:“手续在刘总(刘忠志,宜宾金江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那里,他在成都。”

宜宾国土局负责人表示:多次催缴土地出让金未果,金江外滩土地使用证还未发放。目前YBXR2010-28号土地(金江外滩项目用地)并没有交付宜宾金江置业有限公司使用。为证实楼盘合法性,金江外滩项目售楼人员将记者带到宜宾金江置业有限公司办公室,见到的却是宜宾城投副总杨斌。

“这个项目是经过宜宾县发改局审批的。”杨斌表示:“有发改2010(127)号,2010(128)号,2010(129)号文件为证。”

根据曾经公示的工程公开招标信息,以上三个文件应属于金沙江二期防洪护岸工程,与金江外滩、金沙首座两房地产项目无必然关联。随后,杨斌扯到防洪工程:“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行政许可决定的100号文件,已经批准宜宾市二期防洪护岸工程(即金沙江柏溪防洪堤)的开发。”

既为防洪,如何搞起地产。《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二十二条明文规定:禁止在河道、湖泊管理范围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第十六条规定:城镇建设和发展不得占用河道滩地。

对于杨斌所称长江水利委员会2009(100)号文件,宾县水务局负责人唐某表示:“没有,只有宜宾城投公司才有。”杨斌最终无法提供。

“2009(100)号文件”是否真的存在,有待调查。合理推测,“2009(100)号文件”就算存在,也应该只关乎“防洪护岸”、近3公里的防洪堤,不关乎金江外滩、金沙首座,更不关乎一千多亩以防洪工程之名被圈定的土地。

宜宾城投:股东皆为地产商 身兼裁判与运动员

宜宾城投以宜宾县滨江路综合开发工程之名,直接推动金江外滩、金沙首座等项目。宜宾城投董事长李继军、总经理刘忠志作为幕后人物,亦官亦商。

刘忠志第一身份为成都金江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该公司于2007年6月8日,由珠海市光南集团有限公司、四川省景地基业有限公司、四川省信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地产项目投资及房地产开发和经营为主业。

地产投资商背景的刘忠志,摇身一变兼具官方身份。2009年3月6日,为推动金沙江二期防洪护岸工程,宜宾县人民政府、成都金江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宜宾和顺市政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了以城市运营和房地产开发为主的宜宾城投。刘忠志任总经理。董事长、法人代表李继军的背后,也是宜宾县和顺市政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宜宾城投公司是由政府独立出资。”宜宾城投负责人之一杨斌的说辞颇具戏剧性:“宜宾县城投公司只是负责招商引资,一切为企业服好务,不参与任何经营。”

宜宾城投在工商部门注册信息显示,注册资金2002.49万元。股东李继军出资1022.49万元,占投资比例51.0609%;刘忠志出资980万元,占公司比例48.9391%。据此信息,号称投入“306万元现金和部分房产”的宜宾县政府,不是“不再掏一分钱”,而是根本未掏一分钱。

2010年5月13日,宜宾县委主要领导和县政府常务会议确定滨江路开发的土地带方案控价+现状的挂牌出让方式,严格执行“现状出让、分期供地、工程控价、分块打包、财政审价、城投结算、业主负责”的基本原则,分三个标段招标出让,确保防洪护岸工程年底整体动工。

根据公示信息,宜宾县滨江路综合开发工程,项目业主为宜宾县城市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建设资金来自县财政投资和企业自筹(资金来源),项目出资比例为100%,招标人为宜宾县城市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2010年8月16日,刘忠志以自然人身份以2.06亿元,高出起价6000万元拍得滨江路YBXR2010-28号地块,即金江外滩地块。随后,刘忠志注册宜宾金江置业有限责任公司,担任法人,填江卖楼。

宜宾金江置业有限公司注册资金只有1000万元,股东之一居然又是刘忠志的成都金江投资有限公司。其他股东分别为四川世纪恒兴置业有限公司,四川宜宾华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及自然人文万权、王正德。

宜宾金江置业有限公司股东,四川宜宾华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就在2010年8月16日的土地拍卖中,以2400元/平方米的起拍价拍得YBXR2010-30号,柏溪镇振兴路南侧7847平方米约11.77亩土地。

“绝对没有搞房地产开发。”杨斌声称,公司以经营授权范围内的国有资产管理,承担开发范围内政府确定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开发范围内土地经营,投资和经营授权范围内的城市资源,经政府批准的其他城市建设开发投资等业务。

宜宾城投两大股东就是房地产投资商,其在工商部门注册的经营范围,主业依然是房地产开发。已经在进行的,即将进行的,还是房地产开发。

以金江外滩项目为例,开发商为宜宾金江置业有限公司,推手为宜宾城投,庄家是成都金江投资有限公司,核心人物是刘忠志。

整个金沙江二期防洪护岸工程,宜宾城投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双重身份的宜宾城投,及其双面身份的股东,在千亩国有土地上玩着一场规则自定,没有悬念的圈地游戏。

矛盾逻辑:上游电站高位截流 下游原标准重修堤防

从1891年至今的100多年间,柏溪镇遭受的大洪水有10次,1892、1924、1966及1991年为特大洪水。1991年洪水,全镇三分之一的地区被淹,洪灾损失过亿元。

宜宾县公然大面积填江圈地建房,底气来源于上游两大水电站截流。金沙江上游云南境内,中国第二大水电站洛西渡水电站2007年截流,第三大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2008年截流。

之前川江沿岸的宜宾、泸州、重庆等城市的防洪标准仅达到5年至20年一遇,远远低于国家规定的50年至100年一遇的标准。向家坝、溪洛渡两大水电站截流、运行后,使宜宾防洪标准提高一倍以上。

防洪标准已经被大大提高,“达到不设防的标准”。宜宾县反而抛出“一号工程”,将江堤向金沙江推进百米以上,大搞柏溪防洪护岸工程。设计防洪标准为竟然还是“20年一遇”。

“旨在提高宜宾县柏溪镇防洪等级”的“公益民生工程”,金沙江二期防洪护岸工程,包括防洪设施和滨江路综合开发两个项目。工程起于柏溪镇西内昆铁路,止于812厂,全长2313米。涉及2.3公里的防洪堤建设,包括旧城改造拆迁,涉及1063亩面积。

重点不在堤防,而是上游截流,下游水位降低后空出的千亩土地。

卖地冲动:防洪防出千亩土地 开发地产玩无米之炊

宜宾县发展和改革局一份调研报告表示:向家坝水电站建成后,大大提高宜宾县的防洪能力,使下游宜宾县可以达到不设防的标准,因此,宜宾县城区的开发能够向河心推移100米,同时,又可将城市建设向西延伸到豆坝,再到安边镇和向家坝坝区,新增可开发用地20万平方米以上。向家坝水电站建设解决了工业用地1.952平方公里,促进了宜宾县县城房地产业(特别体现在土地增值、房价上涨方面)和餐饮娱乐业发展。

宜宾晚报载:滨江堤建成后,可以获得城市开发建设用地上1000亩,加上取土场及城市公园用地的700多亩,可以形成1700亩以上的开发规模。

土地财政的冲动找到巨大出口。加上“单是修建柏溪防洪堤1.8个亿的资金”,整个金沙江二期防洪护岸工程“需要投入40亿元”。宜宾城投成立时,宜宾县掏出本不存在的“306万元现金和部分房产”,风风火火干起“无米之炊”。

为“借船出海,借梯登高”,通过“招商引资”,宜宾城投于2009年诞生,通过“政府控股、公司主导、市场运作”的经营模式,“已多渠道筹资4亿元,拉开了柏溪防洪堤建设和滨江路开发的序幕”。

4亿元何来。前文所述2010年8月16日的土地拍卖,宜宾天柏组团柏溪城区三宗临江地块,柏溪镇县府路以南YBXR2010-28号、YBXR2010-29号,以及柏溪镇振兴路南侧YBXR2010-30号三宗土地毛地出让,所得刚好4.048亿元。仅金江外滩、金沙首座所在地块就拍得3.86亿元。

宜宾城投做庄,千亩土地已被圈定。四川金江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网站宜宾项目栏信息显示:该公司宜宾项目,将在“柏溪防洪堤长达2.3公里,总面积达1075亩”的土地上,“打造外滩半座城。”

长不足3公里的江堤,1.8亿元的投资,本不该有,也不重要。整个金沙江二期防洪护岸工程,重点其实是柏溪滨江路综合开发工程。柏溪滨江路综合开发工程的重点,是1000多亩的“外滩半座城”。 本报记者 鄢振刚

重庆性病好医院哪家好

上海妇科医院_阴道炎对于女性身体都有什么危害呢

上海哪里看糖尿病好:糖尿病是否能吃大豆吗

重庆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重庆九龙坡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